时代楷模彭士禄: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两次为新中国掀起

文章正文
2021-05-29 02:34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

4岁成孤儿、8岁坐牢、31岁改学核专业……

照片中这个瘦瘦小小的孩子,

有着极为传奇的一生。

他两次被关进监狱,

多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然而,在几十年之后,

他两次为新中国掀起“核巨浪”,

为国家和人民创造了卓越不朽的功勋!

他就是

中国著名的核动力专家,

中国核动力领域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

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

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

彭 士 禄

面对这么多头衔,

彭士禄更喜欢称自己

“永远是一头核动力领域的拓荒牛”。

时代楷模

彭士禄

据新华社报道,中宣部近日决定,追授著名核动力专家、中国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彭士禄院士“时代楷模”称号。从中国第一代核潜艇,到大亚湾核电站,再到秦山二期核电站,彭士禄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被誉为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今年3月22日,彭士禄院士因病逝世,他曾说“活着能热爱祖国,忠于祖国,为祖国的富强而献身,足矣!”

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

时代楷模彭士禄的传奇一生

01

被老百姓舍生保护的童年

1925年,彭士禄出生在广东省海丰县,

是中国共产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中国农民运动先驱彭湃的次子。

彭士禄对父母并没有太多印象,

只有一张与父亲和哥哥的合影。

照片上有父亲亲手写的字:

“彭湃及他的小乖乖”。

3岁母亲牺牲,

4岁父亲就义,

童年两次被国民党抓进监狱,

先后辗转被送到20多户百姓家里寄养;

14岁参加革命,

成为一名抗日小战士;

1940年被送抵延安,

一边参加劳动,一边刻苦学习……

▲1991年,66岁的彭士禄来到曾关押过他的石炮台遗址。

如此特殊的成长经历,

让彭士禄对国家和人民的感情无比深厚。

每每回忆起自己的童年,

彭士禄总是饱含深情地说:

“坎坷的童年经历,

磨练了我不怕困难艰险的性格。

我对人民永远感激,

无论我怎样的努力,

都感到不足以回报他们给予我的恩情。”

“我虽姓彭,

但心中永远姓‘百家姓’。”

02

“只要祖国需要”

1951年,彭士禄以优异的成绩

考取选派留学苏联的名额,

前往喀山化工学院化工机械系学习。

1956年,彭士禄获得苏联颁发的

优秀化工机械工程师证书,

正当他准备毕业回国时,

一次简单但意义深远的谈话,

彻底改变了彭士禄的人生轨迹……

 

正在苏联访问的陈赓大将

将正准备回国的彭士禄

密召到中国驻苏大使馆。

陈赓问他:“中央已决定选

一批留学生改行学原子能核动力专业,

你愿意改行吗?”

彭士禄几乎是脱口而出:

“我当然愿意,只要祖国需要!” 

很快,彭士禄被派往莫斯科动力学院

原子能动力专业进修深造。

正是这段学习的时光

让彭士禄与核动力结下了一生的缘分。

之后,他没有像他的父亲彭湃一样

轰轰烈烈地走向历史舞台的中央,

而是像核潜艇一样

悄无声息地“深潜”,

与共和国的核事业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03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1958年,为打破美苏等国

对核潜艇技术的垄断,

中央批准研制导弹核潜艇。

这一年,彭士禄学成归国,

被分配到二机部原子能所工作。

正当他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

中苏关系出现裂痕。

面对复杂的的国际形势,

毛主席讲出了一句话,

气势如虹: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这振奋人心的一句话,

改变的岂止是彭士禄一个人的命运,

而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1962年2月,彭士禄被任命为

北京原子能研究所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

主持核潜艇动力装置的论证

和主要设备的前期开发。

彭士禄领导的核动力研究室,

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

短缺的办公经费,

所里新来的大学生

没有一个是学核动力的……

很多人都没见过核潜艇长什么样。

这个核潜艇怎么干成,

更是不知道!

彭士禄鼓励大家,

困难中孕育着机遇,

我们一步一步来!

1965年,代号为“09”的

中国第一个核潜艇工程上马。

一支几百人的先遣队,

静悄悄地来到四川青衣江畔的深山里,

开始秘密建设中国第一座潜艇核动力

陆上模式堆试验基地。

第一代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厂房

在四川大山中奋战的日子,

是彭士禄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

交通不便,就都吃住在工地上,

180天不见太阳、毒蛇蚊虫肆虐,

他们依然干劲十足。

彭士禄曾回忆道:

“困难时期,

我们都是吃着窝窝头搞核潜艇。

那时没有电脑就拉计算尺、敲算盘,

那么多的数据就是没日没夜算出来的。”

1970年8月30日,

反应堆主机达到了满功率指标,

晚上18点30分,

起堆试验的指挥长含着热泪宣布,

核潜艇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

相应反应堆的功率达99%,

核反应堆顺利达到满功率!

这意味着,

新中国第一艘核潜艇的心脏

——核动力终于开始跳动了!

核潜艇下水的日子指日可待!

这一天,

大家欣喜若狂,放鞭炮庆祝,

而这时,总设计师彭士禄

却在闷头睡大觉。

因为在这之前,

他已经连续五天五夜

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1974年8月1日,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被命名为“长征一号”,

正式列入海军战斗序列。

至此,中国成为世界上

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核潜艇成功了,

一辈子跟核动力打交道的彭士禄,

又有了新的使命!

这一次国家交给他的,

又是一次极为艰难的开拓垦荒……

04

再次临危受命

1983年,彭士禄被任命为

大亚湾核电站筹建总指挥。

年近花甲之年,

他再一次踏上了

共和国核电事业的拓荒之路。

那一年,我国外汇储备仅有1.67亿美元,

而大亚湾核电站总投资需要40亿美元。

既没有足够的建设资金,

人才技术也尚处空白,

在这种情况下

要建成中国第一座

百万千瓦级的商用核电站

谈何容易?

面对这一场代表国家的“商业博弈”,

彭士禄奔波各地筹集资金,

参加一轮轮商业谈判,

他的各项开创性工作,

为大亚湾核电站快速开展建设工作

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87年,大亚湾核电站顺利开工,

然而为了这一刻操劳了两年的彭士禄

却已马不停蹄地赶往下一个任务,

当时,他已经被国家委任为

秦山二期核电站董事长

负责建设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

建造的商用核电站。

在任秦山二期核电站董事长时,

他提出了股份制,

建立了董事会制度,

从核电站主要参数到投资方案,

他都一一研究、核算。

大到反应堆,小到一个螺丝钉,

他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彭士禄有个著名绰号叫“彭拍板”。

他常说:对了,功劳算你的;

错了,责任算我的。

半个世纪的时间里,

彭士禄像一头拓荒牛一样,

从引进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

到自主研发核心技术,

打赢了一场又一场核电领域的攻坚战,

引领我国核电发展走上了快车道。

然而,在巨大的成就和荣誉面前,

彭士禄从不计较得失,

更从不提出个人要求。

1978年,当他获得全国科学大会奖时,

听闻消息的他正在工地上,

惊讶地说:我也可以得奖?

2017年,彭士禄又把自己

在何梁何利基金最高奖

(科学与技术成就奖)

获得的100万港币奖金全都捐赠出来,

为国家培养核事业人才。

一造核潜艇,二建核电站!

一辈子干了两件大事的彭士禄,

在他看来,

中国的核动力事业发展到今天,

绝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所能及的,

而他自己“顶多算其中的一颗螺丝钉。”

2020年11月,

在彭士禄离开这个世界前的

最后的一个生日,心里念念不忘的,

依旧是他那句最初的誓言:

只要祖国需要,我愿意贡献一切!

2021年3月22日,

彭士禄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3月30日,在《英雄核潜艇》的歌声中,

彭士禄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

骨灰洒向大海,

永远守护祖国的海洋。

从烈士的遗孤

到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

他默默走完了为祖国“深潜”的一生。

一辈子太短,

短到他只为祖国做成了两件事;

一辈子又太长,

长到他把生命熔铸进

新中国核事业基座上的磐石。

愿为祖国“下潜”

愿为后人“拓荒”

此刻,他或许是那一朵翻腾的浪花,

正同他最爱的核潜艇

一起深潜,一路远航

彭士禄院士用毕生心血

诠释了新时代科学家精神的核心内涵

他的奋斗精神、工作作风、高尚情怀

激励着一代代的央企科研工作者

鼓舞着千千万万中华儿女

成就伟大事业需要有伟大精神

向彭老致敬

更要以彭老为榜样

发扬他勇攀高峰、甘做“拓荒牛”、

“为人民、为祖国奉献一切”的精神

为科技自立自强、

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凝聚起磅礴力量!

致敬彭士禄院士!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