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首个无人驾驶载客资格,被通用旗下 Cruise 拿到:下一阶段商业化测试

文章正文
2021-06-08 06:24

加州第一辆全无人载客自动驾驶汽车出现!

近日,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CPUC)在推特宣布,Cruise 可以在无安全员参与下,提供无人驾驶汽车载客服务

Cruise 随后转载这一推特,并表示其成为首家获得此类许可的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在 CPUC 公布的申请名单中,Waymo 赫然在列,并且与 Cruise 一样已通过豁免申请及豁免续期

此前,Cruise CEO Dan Ammann 曾在一篇博文中表示,虽然 Cruise 并非第一个拿到全自动驾驶测试执照的公司,但它们要成为第一个敢在旧金山不用安全驾驶员的公司

如今来看,Cruise 已志满意得。

争夺加州首家

近日,Cruise 在推特宣布其已获得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CPUC)颁发的许可证,成为加州首个在公共道路提供无安全员的自动驾驶载客服务公司。

对于此事,Cruise 政府事务主管 Prashanthi Raman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今天,我们很荣幸成为第一个获得无人驾驶自动驾驶服务许可证以测试乘客运输的公司。”

具体而言,Cruise 已分别获得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 (DMV) 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程序制造商的测试许可证,以及 CPUC 的自动驾驶汽车乘客服务试点许可。

前者允许无人驾驶汽车开展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后者允许自动驾驶汽车提供自动驾驶汽车载客测试。

而 Cruise 已获得 DMV 和 CPUC 的认可,意味其成为首家可以在有乘客参与下开展自动驾驶测试公司。值得注意的是,Cruise 目前仍无法向乘客收取任何费用。

不过,CPUC 对于获得此项许可的自动驾驶公司还有一定要求。

根据 CPUC 发布的文件显示表示,Cruise 及参与测试的其他公司必须提交无人驾驶汽车载客运行的季度报告,以及一份如何为乘客提供安全保护的计划

CPUC 专员 Genevieve Shiroma 表示:“通过有效部署自动驾驶汽车,可以改变车辆的制造、维护和服务的商业模式,以此为加州的劳动力创造新的就业机会。”

事实上,Cruise 在 2019 年就已提出开展全无人 Robotaxi 服务计划,并一再推迟至 2020 年。当时,其首席执行官 Dan Ammann 在博客中表示,出于性能和安全方面的考虑,尽管美国监管机构对豁免权的要求有所退缩,但仍需延迟。

经过近两年的等待,Cruise 终于如愿以偿。

此次无人驾驶汽车载客计划即将实现,Cruise 下一步或将推动无人驾驶汽车商业化测试落地

Cruise 在 3 月 29 日向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提交申请,希望允许其自动驾驶车辆在载客和运输服务中收取费用。

根据 Cruise 提交的申请显示,其全无人驾驶汽车将在“某些路线”和“非恶劣天气条件”下的深夜到清晨之间运营,无人驾驶汽车时速将达到每小时 30 英里。

目前,加州机动车辆管理局仍未通过其申请。在此之后,Cruise 还需得到 CPUC 的许可才能开启商业化测试。

不过这一次 Cruise 是否能成为首个商业化运营公司还不得而知,其老对手 Waymo 正与其站在同一起跑线。

Cruise 的前生今世

2013 年,Kyle Vogt 与 Dan Kan 联合创办 Cruise Automation。前者在今年 1 月前一直是 Cruise 的 CEO,人事变动后他成为 Cruise CTO,而通用汽车前总裁 Dan Ammann 则接管了 Vogt 的 CEO 的位置。

Vogt 是麻省理工计算机科学学院高材生,在涉足自动驾驶行业前,他还参与过多个创业项目。比如最后成了 Twitch 的 Justin.tv(2016 年 Twitch 卖出了 9.7 亿美元的高价),以及 2012 年被 Autodesk 6000 万美元收入囊中的移动社交视频应用 Socialcam。

Vogt 对于机器人的热情可以追溯到他的孩提时代。14 岁时,他就打造了自己的“风火轮”—— 一台靠计算视觉行驶的自动驾驶汽车。在麻省理工读大学时,Vogt 更是直接参与了 2004 年的 DARPA 自动驾驶挑战赛。

在 Y Combinator 亮相一年后,Cruise 得到了 Dan Kan 的支持,这位公司二号人物是当年 Vogt 在 Justin.tv 好战友 Justin Kan 的弟弟。不久之后,他们的小团队就拿出了原型产品 RP-1,这套直接面向用户市场的改装套件让一辆奥迪 A4 和一辆 S4 拥有了高速自动驾驶功能(这款产品与神奇小子 George Hotz 的开源堆栈产品较为类似)。当时,Cruise 的目标是让该套件支持更多量产车型。

不过,Vogt 和 Kan 可不想只在高速路况“小打小闹”,他们还要用更具野心的新平台攻克城市驾驶的难题。2014 年 1 月,Cruise 宣布抛弃 RP-1,公司要基于日产聆风打造新的自动驾驶系统。第二年 6 月份,Cruise 又顺势拿到了加州车管所的公路测试执照。

紧接着,2016 年 3 月份 Cruise 又敲定了通用的收购

那时的 Vogt 手下只有 40 名员工,但金主砸来的热钱让其团队迅速扩充到 100 人。2017 年 6 月时,Cruise 的员工数就突破 200 人。Cruise 还表示要在 2021 年将现有员工数翻番,即至少再招聘 2000 名员工。

2018 年 5 月,通用帮 Cruise 撮合了一位新的投资者 —— 软银愿景基金。孙正义要和通用携手前进,其中前者要向 Cruise 投资 22.5 亿美元,而通用则会在向自家子公司注资 11 亿美元。

就在大家都认为 Cruise 的钱已经多到花不完时,本田砸 7.5 亿美元进来,随后的 12 年中本田还会再给 Cruise 20 亿美元

一连串的利好消息将 Cruise 的估值直接推高至 146 亿美元。2019 年,Cruise 在旧金山的新办公室正式开张,西雅图的工程中心也在此后不久投入使用。

在 5 年的快速增长过程中,Cruise 还顺势收购了多家公司,比如提供最后一公里自动化包裹递送服务的 Zippy.ai,以及激光雷达新创公司 Strobe。Cruise 宣称,Strobe 的技术能将自动驾驶传感器成本削减掉 99%。

伴随大批公司收入囊中,Cruise 的技术水平也水涨船高。

2020 年 2 月,Cruise 获得 CPUC 的许可,可向乘客提供“无人驾驶汽车乘客服务”,但必须在方向盘后方配备安全员。

同年 10 月,Cruise 通过批准在加州的公共道路测试全自动驾驶汽车。不过,加州车管所也给 Cruise 上了紧箍咒,比如参与测试的全无人自动驾驶汽车不能超过 5 台,而且范围限定在旧金山的指定街道。最重要的是,测试车不能超过 30 英里 / 小时(约合 48 千米 / 小时),而且在大雾或大雨天必须暂停测试。

经过 2 个月的准备,Cruise 的自动驾驶汽车正式在旧金山开展道路测试。

对此,Cruise 的 CEO Dan Ammann 表示:“为了在旧金山部署全无人自动驾驶汽车,我们做了 5 年的严苛测试,在这种让人抓狂的驾驶环境中累积行驶超过 200 万英里,Cruise 与通用工程人员的艰苦付出更是无法计数,更别说我们在这个项目上还投入了数十亿美元。”

技术快步流星,资本接踵而来。

2021 年 1 月,暗中观察的微软果断出手,大手笔向 Cruise 注资 20 亿美金。除此之外,微软还将为 Cruise 提供 Azure 云计算平台,以提升车队盈利能力。

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在合作声明中表示:“数字技术的进步正在重新定义我们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我们如何运输人员和货物,作为 Cruise 和通用汽车的首选云服务,我们将借助 Azure 的力量帮他们扩大规模,并使自动驾驶出行成为主流。”

家底殷实、技术落地、巨头支持,Cruise 的成长之路似乎一帆风顺。

当 Cruise 实现了全无人驾驶汽车载客之后,其所希冀的商业化测试还会远吗?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