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发投入九牛一毛 茅台总工凭何入围院士?

文章正文
2021-02-20 12:35

  很多人曾感慨,中国科技企业加起来都抵不上一个“酱香科技”贵州茅台,但现在的情况是,人家还真是科技企业。日前来自贵州省科学技术协会网站的消息称,茅台集团总工程师、首席质量官王莉由贵州省科协推荐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名单。

  这样看来,茅台的“酱香科技”基本是坐实了,既然是A股市值与股价双龙头,其总工当个院士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没毛病呀。

  而且茅台又不是唯一一家有院士的企业,即便是在上市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或者高管之中有两院院士的,还是有几家的,名气最大的当属袁隆平和隆平高科。目前,中国工程院院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是隆平高科的名誉董事长。此外,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天然是上市公司机器人的名誉董事长;中科三环董事长王震西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学部委员;苏博特董事长缪昌文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东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这些都是在各自研究的领域响当当的专家学者,而且所属的上市公司从大类来分也属于科技范畴。

  但一定要说“酱香科技”也属于大科技范畴,可能很多人不认可。

  2019年,贵州茅台实现了888亿的营收,研发投入不过4800万出头,研发占销售额比重仅为0.055%。曾几何时,看好茅台的机构投资者是不屑于用研发投入比来衡量茅台价值的,因为他们认为贵州茅台是大消费企业,研发投入本身就不可能很高,不可能和研发投入上千亿的华为那样比。而且在抱团机构看来,研发投入太高会吞噬利润,这也是为什么华为的净利润率只有7%左右的原因,一年研发的投入就是净利润的两倍!不过话分两头说,既然茅台研发投入九牛一毛,科技属性完全谈不上,那它的总工凭什么可以被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即便是已经拥有院士的上市公司,基本也是属于大科技范畴。袁隆平的贡献相信没人可以质疑,隆平高科2019年的研发投入达到了1.6亿,是茅台的3倍多,研发占销售额比重超过5%;脱胎于中科院自动所的机器人2019年的研发投入达到了1.55亿,研发占销售额比重接近6%;以岭药业是以吴以岭自己的名字创立的企业,2019年的研发投入达到了3.9亿,研发占销售额比重6.7%;主营土木工程材料的苏博特大家可能比较陌生,但公司2019年的研发投入也达到了1.7亿,研发占销售额比重超过5%。由此可见,这些拥有院士的上市公司每年的研发投入占比都在5%以上,属于重视科技创新的企业,但茅台一年近千亿的营收只有区区不到5000万的研发投入,这样的企业怎么去和科技挂钩?

  其实茅台可能也不想出这个头,总工当不当个院士其实也就是个名分,意义不大,比起3万亿市值和几千元的股价来说,比起每年富可敌国的净利润来说,名分都是过眼烟云。很多时候,低调一点才是大智慧,什么都想占齐,反而会消化不良落下话柄,何必?何苦?

 

 

 

文章评论